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经验交流


律己贵在节欲

2015年10月09日 11:22:55    来源:市委组织部
【字体: 】  【打印本页】  【关闭窗口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律己贵在节欲
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郭 竹 林
 
    汉朝刘安在《诠言训》中说,“省事之本,在于节欲”。晚清名宦曾国藩也自诫有言,“严于律己,节欲莫贪”。律己自古就是修德治身的重要内容。在新形势下,党员干部特别是县处级以上领导干部面临的考验和诱惑形形色色,如何做到“严以律己”,是我们为政做事时时处处都要面对的问题。我认为,律己贵在节欲,就是要先从自身抓起严起,先把小节管住守住,自觉摆正人生的“压舱石”。

    第一,律己指什么?“严以律己”最早出自南宋陈亮的《谢曾察院启》,“严以律己,出而见之事功;心乎爱民,动必关夫治道”。顾名思义,“严以律己”就是严格约束自己,也可以引申为自我律令、自我治理、自我节制。通俗点说,就是自己管理自己,这里首先强调的是自律。知人莫若知己,我们人生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,最大的诱惑也在自己,最难做到的事情恐怕也是认识自己、管住自己。古之贤者讲究“摄心克己”,也是这个道理。按我的理解,相对于大德大道的修为,律己就是节制小私小我的欲望。“欲”字本身是中性的,没有好坏之分。一个人有所好、有所欲也很正常,重要的是能否对欲望加以理性克制。就党员干部来说,律己的关键就在于能否正确对待党性原则和个人欲望,在于面对各种诱惑能否保持政治定力、守住法纪底线、把好私德关口。反观很多落马官员的蜕变过程,无不是从律己不严开始的,无不是从私情私欲蒙蔽心境开始的。这充分说明,一个在小节小事上过不了关的人,很难在大节大事上守得住。党员干部要做到严以律己,必须把私欲从思想观念里清除干净、在纪律笼子里关严关紧。
 

    第二,律己律什么?人的欲望多种多样,我们所说的律己节欲,具体来说是让人走向人生反面或犯罪深渊的邪恶之欲。我认为至少有以下几种:一是扭曲的权力欲望。权力是一个政治概念,这里指的主要是一种职责范围内的支配力量,与一定的职务相关联。既然与职务相关,就难免出现权力的自利化、私有化,也决定了腐败与之结伴随行。从一些严重违纪违法案例来看,特别是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的,都与强烈的权力欲望有着紧密关系。《求是》最近刊发的《坚决维护党中央权威》一文就提到,“周永康、薄熙来、郭伯雄、徐才厚、令计划、苏荣等人,破坏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问题非常严重。有的政治野心膨胀,搞破坏分裂党的政治勾当;有的把自己凌驾于组织之上,搞‘独立王国’,给党造成严重危害”。从他们的逐权之路不难看出,权力具有极强的排他性和扩张性。先说排他性,主要表现为对权力的占有欲望,一些党员干部做副职时候,把分管领域看成自己的“自留地”,“神圣不可侵犯”,任何人包括一把手都不容进入,浑不知自己只是协助一把手工作;一些主要领导干部更是什么事情都要自己说了算,听不得其他意见,甚至以权压法,“顺我者昌、逆我者亡”。再看扩张性,主要表现就是对更高职位的渴求,一些党员干部屁股坐不住,在一个岗位没干几天,就这山望着那山高,想谋求更高的职位、更大的权力,削尖脑袋、挖空心思,甚至不择手段“往上走”,不安于踏实干事,而是一门心思玩弄权术。权力任性的危害是显而易见的,如果不加以节制,就会造成决策失误、极权专制,甚至滋生贪污腐败,破坏党纪国法。我们经常说,权力是把双刃剑,可以带来荣誉,也可以带来镣铐,可以为国为民谋利,也可以开掘自我毁灭的坟墓,关键在于我们怎么对待。二是贪婪的金钱欲望。社会上流传有一句话,“钱不是万能的,但没有钱却万万不能。”确实,钱是“好”东西,有了一定经济基础,才能保障生活、做好工作。但钱也是“坏”东西,有些人是因为没有钱而不惜偷抢骗劫,一些党员干部却因为想拥有更多财富不惜以身犯险,走上贪腐道路。改革开放初期,能出一个“万元户”都很不容易,现在查处一个贪官,却动辄上百万、上千万,有的甚至上亿身家。可以说,他们敛财已经到了疯狂的地步,真是“欲使人亡,必先使其狂”。我们不经想问,一个人要那么多钱有用么?花得完么?很多腐败分子的忏悔给出了答案,他们说自己无非就是做了做“搬运工”和“保管员”,没有做成金钱的主人,反而沦为了金钱的奴隶。休谟在《人性论》里说,“我们是如此虔诚地贪图利益,利益又是如此密切地与遵守正义有关”,就是说利益必须在社会道德和规则的约束下获得,也是我们常说的“君子爱财,取之有道”。符合这个道的,钱再多也不怕,不符合这个道的,就是多一点也不行。习近平总书记就多次讲到,“鱼和熊掌不可兼得,当官发财两条道,当官就不要发财,发财就不要当官”。作为党员干部,既然选择从政就要耐得住清贫,绝不能有多元化的价值追求,绝不能用市场交换原则搞权力寻租、权钱交易。贪婪不义之财可能会给你一时的浮华生活,但最终把你引上的却是一条不归路。三是放纵的美色欲望。有句话说,“女人是祸水”。这是因为古代王朝覆灭,基本都可以归罪到女人身上。这种观点值得商榷,但放到现在的腐败分子身上,却可以反映出部分“真理”,一些党员干部甚至女干部都深陷进这个欲望漩涡。有的人辩解说,这是一种正常的情感关系,只是发生了“错位”。我们且不论其道德品行,单说这种感情也不见得如何单纯,与官员纠缠的异性恐怕看中的不是他们本人,而是他们手中的权力以及权力背后的利益。四是奢靡的享乐欲望。从“奢”的字义看,《说文解字》里说,“奢,张也。”就是侈靡放纵的意思。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物质条件的满足,现在社会上享乐主义的价值观念盛行,一些党员干部也顺波逐流,吃穿住行都追求“高大上”,什么都要讲品味、讲品质、讲品牌,有些还大操大办婚丧嫁娶,极尽铺张浪费之能事。作为党员干部,这种对物欲的低俗贪婪不仅损害了党的形象,带坏了社会风气,背后更牵扯着经济腐败。如此纸醉金迷的生活,就像一个填不满的“无底洞”,那么钱从哪来,不言自明。总归来看,这些欲望并不是单独存在的,往往相互牵扯交织在一起,就像一张繁杂的网,一旦沾上就没有可能从容脱身、全身而退。特别是对于被“围猎”、被“算计”的党员领导干部,能否节制欲望、抵御诱惑,是必须面对和解好的一道人生难题。正如高尔基的一句名言,“强烈的欲望如同斑斓的鞭子”,斑斓固然斑斓,但鞭子毕竟是鞭子。
    第三,律己怎么律?就是怎样把邪恶的欲望拒之心外、拒之身外。一是慎初。就是要管住“第一次”。有句俗语叫“万事开头难”,意思是只要开好头,后面的事就可以顺风顺水。同样的道理,只要贪欲的“心闸”一旦放开,就如同打开的潘多拉魔盒、推倒的多米诺骨牌,一发不可收拾,就会像决堤的洪水一泻千里。“一念疏忽,是错起头;一念决裂,是错到底”,凡事有第一次,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,能贪针就会贪银贪金,最终愈陷愈深、难以自拔。二是知止。就是要“自己给自己划一条红线”,清楚什么事能做,什么事不能做,当止则止,进退有节,不铤而走险,不贪得无厌。王岐山同志的“两条线”论述,给我们划出一块“安全区域”,就是要把理想信念宗旨这个核心价值观作为“高线”,把守住党的纪律作为“底线”。相较于国法,这条“底线”已经抬高了一段距离,就是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,但如果我们踩在这条线的边缘走路,仍有可能一不小心跨过去,掉进违纪违法的深渊。所以,我认为这条线还应该再抬高一点,留出必要的修正纠偏的缓冲区间,以便时刻检点警示自己,多勒勒缰绳、多回回马头,跟党纪国法保持一个更安全的距离。三是惜今。对于每个县处级领导干部来说,现在的岗位离不开组织培养、同志帮助、家庭支持,更离不开自己的努力,当思来之不易,应该倍加珍惜。如果我们得了官、掌了权,就昏昏然、飘飘然,忘乎所以、为所欲为,什么都不在眼里、什么都无所顾忌,结果只能是堕入深渊、身陷囹圄,到那时候就悔之晚矣。四是不攀比。特别是不要在权钱色上跟别人攀比,有攀比就难免滋生欲念,进而引发心理失衡、行为失范,甚至冲击党纪国法。我们不仅要管住自己,保持一份平常之心、平静之心、平淡之心,低调做人、简单生活,还要教育家人莫生攀比之心、莫念非分之想,用良好“家风”守护好自己的安全、守护好家庭的幸福。当然,律己节欲并不是不讲追求、不思进取。每个人身上都有正能量和负能量,节制欲望就是消此长彼,防止负能量的随意扩散蔓延,而让正能量得到发扬光大,让党员干部更加高尚纯粹、干净透明,并能积聚更多的精力努力工作、干事创业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作者系中共晋城市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)

  相关链接